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家庭乱伦  »  [郝叔和他的女人](续九)[作者:雨敲竹叶123]
[郝叔和他的女人](续九)[作者:雨敲竹叶123]
作者:雨敲竹叶123
字数:474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谁?」李萱诗喊道。

  「我,彤彤。」吴彤轻声回答。

  「喔,进来吧。」李萱诗控制着内心的情绪。

  「董事长,怎么了,没事吧?」吴彤推门进来,看着地面上破碎的玻璃,急
忙弯身捡起放在垃圾桶里。

  「噢,对不起,彤彤,我……我刚才不小心打碎你的杯子。」李萱诗很快恢
复了平静,脸上露出了笑容,立马和蔼可亲起来。

  「李总,刚才看到左总匆匆离去,脸色不是很好看。若是我当这个总经理,
让你们母子之间产生什么矛盾的话,我愿意请辞这个职务!」吴彤巧妙的将尴尬
身份摆明,满脸诚恳,略带紧张的的说道。

  「彤彤,我俩之间的事和你没有关系。你做的很好,那些人我早就想开除了,
更换一下公司的血液,反而能更好的蓬勃发展。何况,这半年你的做的也不错嘛。
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好好干。」李萱诗微笑着,轻轻拍着吴彤的肩膀,以示认
可和接受。

  「谢谢李总夸奖。」吴彤很礼貌的深深鞠躬。

  「以后有什么做的不到之处,还请李总多多指导。」吴彤搀着李萱诗边走边
说,把这半年来的情况向李萱诗认真汇报。一直步行送到楼下,目送她离开。

  李萱诗并不想与唯一可靠的儿子彻底撕破脸皮,并且现在公司也需要一个可
心的人处理日常事务。吴彤很感激左京能挺身而出护着她,也清楚两人之间的微
妙关系,只要做好自己的本分,做事有章法便可。从此,吴彤在这公司开始慢慢
站稳脚跟。

  这边,童佳慧刚一下飞机,就看到左京和兰馨怡、白颖早已前来迎接。一见
面,少不了互诉相思之苦。童佳慧看到兰馨怡和白颖一举一动,显得非常亲密,
自己不在的时候,也能相处的那么融洽,内心感到非常欣慰,与左京会意的笑了
笑。你还别说真像一对姊妹,两人手挽手分外亲热,不时说些俏皮话逗笑。

  晚上,左京与众女为童佳慧接风洗尘。晚饭后,兰馨怡和白颖来到童佳慧房
间,聊些家常琐事,谈些女人之间的秘密,不时响起银铃般的笑声。

  书房里,左京与王诗芸正在谈公司项目的事宜,分析新产品引进国内后市场
反应,梳理了一下近期跟踪的一些项目,指着一个大单子:「诗芸,这个单子怎
么放弃了?」。

  王诗芸:「噢。兰总说这个项目不太可靠,对方还故意刁难,这样的单子不
做也罢,不值得去冒险。」「噢。好吧,今天就谈到这里吧。你也早点休息吧。」
左京合上笔记本。

  「我让保姆煲了汤,给你补补身体,最近你真是太过操劳了。」左京关心的
说道,他心里清楚王诗芸用工作的忙碌来逃避内心的苦楚。

  王诗芸闻言,心里一阵感动,眼睛不由自主的湿润了,谢谢左京后,去喝那
营养汤。

  左京关上灯之后,也来到厨房用盘子端了一碗汤送到童佳慧房中。

  来到跟前,轻轻推门进去,口里喊着:「妈妈们,汤来了,还有……」还没
说完,灼热的目光盯着床上的三位绝色美女,恨不得扑上去啃上几口。

  目光扫荡之处,一位发髻挽起,两位长发披肩,身着荷绿、粉红、浅蓝色睡
裙,上抹酥胸下露玉腿,双峰耸立饱满而又有弹性,肌肤白嫩而华润,双腿修长
笔挺,翘臀浑圆丰腴。

  一位犹如秋之静美,娴淑静雅,清爽而棉柔,多了一份静谧,少了几许浮躁
和不安,波澜不惊,醉意酣然,有一种情怀让人安稳。

  一位犹如春之华美,春意盎然,激情四射,打破冬天的冷漠,浅浅微笑,不
用装饰,无需语言,妩媚从心头荡过,有一种惊世绝美让人心动。

  一位犹如夏之熟美,生机勃发,热情而成长,弥漫着成熟的味道,释放着光
和热,经过风雨之后绽放绚丽的彩虹,有一种返璞归真让人透彻。

  这三位美女,童佳慧左手正在拿着pad,美眸波光粼粼入神的看着,白颖
双臂环抱母亲的蛮腰,俏脸贴在光滑的肩上,兰馨怡蜷着玉腿半坐在童佳慧的右
侧,伸出素手指着画面说着什么。

  这时,兰馨怡转身从床头柜取东西,看到左京呆呆的样子,忍不住噗嗤地笑
出声来,暗地伸手纤纤素手捏了左京大腿一下,惊醒了这只失神的呆鹅。

  左京赶紧将汤端给三位美女品尝,自己坐在床边忙左忙右。兰馨怡边喝边问:
「老公,今天你去金茶油公司那里,谈的怎么样,打电话迟迟不接?」

  左京挠了挠头:「谈的还不错,彤彤真的很用心,也很让人放心。只不过,
在那里遇到了一个人……」左京顿了一下,难以企口,不知道下面的话怎么说才
好。

  童佳慧停下手中的汤匙:「京儿。是不是遇到李萱诗了。不过没关系,不用
顾忌什么。我和颖颖虽然与李萱诗有仇,但是我们并不会被仇恨所左右,也不会
干涉你的想法和决定。」

  左京看着童佳慧这么说,于是将今天的遭遇和经过简单说了一下,摇了摇头,
长长哀叹一声:「我现在心里很复杂。当想起她以前对我的伤害时,就痛心疾首,
恨不得她越惨越好。当看到她可怜兮兮的样子,虽然再也没有那般亲情,又于心
不忍。哎……」

  童佳慧看着纠结的左京,温柔的抚摸他的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她
现在的不如意和落寞,也是她咎由自取。情是最难割舍的东西,你重情重义是有
点也是缺点,难免会非常纠结。

  哎,不知她是否真的能悔过自新,做出决断,女人一旦狠起来,比男人更决
绝,更让你毕生难忘。现在的她估计已走到一个十字路口,你可以给她一点希望,
以免把她推向彼岸。

  当她再次面对困境时,看她如何取舍,如何走自己的路吧。「

  兰馨怡接话说道:「妈妈,老公。别忘了最终的仇人,那个郝江化,他才是
罪恶之源。想想怎么对付那个恶人吧。据说,那家伙怨气依然很重,甚至有一点
不正常。」

  几个人对郝江化真是同仇敌忾,商量了一些事情之后,又聊了其他的趣话。

  画面转到郝家庄,郝思高、郝思远小小年纪,眼神中却有了一丝凶狠。以前
他们在佣人面前趾高气昂,随意使唤下人,非但如此,还性骚扰春红柳绿,两个
小姑娘只能忍气吞声,那时二人任意挥霍着他人的宠爱。

  现如今,家里变天,他们反而连佣人都不如,不被他人待见,被郝龙郝虎驱
使,就连以前温顺乖巧的春红柳绿,也不给他们好脸色看。他们也不讲究卫生,
天冷冻鼻涕,就用袖子一抹,一嘴黄牙也不刷,一开口臭气熏人。

  在学校,不好好上学,天天打架斗殴,偷窃同学的钱财。后来,老师没办法
只好找到了名义上的家长—阴赢。阴赢闻言,对着两个恶少,抽了他们几巴掌,
狠狠教训了一顿,让他们涨些记性。他们恨阴赢,恨这帮狗奴才,恨老师,恨同
学,好似全社会都欠他们。被阴赢狠狠修理一顿之后,他们怀恨在心,于是将魔
爪伸向了她的孩子。

  临近年关,李萱诗买了一些礼物,由吴彤驾车赶往郝家庄,看望那三个孩子,
以尽母亲的本分。到了郝家门口,春红前来开门,领着李萱诗她们来到正屋,只
见阴赢正在屋里与郝龙、郝虎他们玩牌,却不见郝思高、郝思远兄弟。郝龙、郝
虎见李萱诗来了,立即站了起来问好。

  阴赢轻轻瞟了一眼,向郝龙、郝虎说道:「你们先下去。」

  屋里只剩下这婆媳二人。李萱诗不见儿子,又见阴赢如此怠慢,责问:「赢
赢,思高、思远两兄弟呢,怎么没见。」

  阴赢头也不抬,冷冷的答道:「不知道。」

  李萱诗来气:「你怎么能对婆婆这么说话?怎么能对婆婆如此怠慢?」

  阴赢语带讽刺:「呵呵,对婆婆好又怎样。那白颖对你那么孝顺,那么好,
还不是被你害的家破人亡,落得个悲催下场。我可以不想重蹈覆辙。」

  「你……真是没有教养,对长辈这样说话?」李萱诗顿了顿。

  「也不知道谁没有教养」阴赢哼了一声「好吧,实话告诉你,那俩兄弟被我
赶出了家门,回到以前的那个破土坯房里了。」李萱诗惊讶,有些生气:「什么?
这是他们家,你凭什么赶他们出去?」

  阴赢:「这是郝家,不是李家。按照郝老头的说法,长嫂如母,这个家当然
由我为来做主。他们既然如此不听话,只好好好管教管教,饿的时候给他们送点
吃的,渴的时候给他们送点喝的,冷了给他们送点衣服,我已经够意思的了,不
是吗?」

  李萱诗心疼不已,斥责道:「那么冷的天,十几年的老旧房子还漏着风。你
作为嫂子,怎么能这么对待两个弟弟?」

  阴赢站了起来,一改以前客气:「我还要问问,这两兄弟为何那么对待他的
小侄子?」

  「什么意思?」李萱诗愣了。

  「这这兄弟不认真上学,竟惹乱子倒也罢了。可恨的是,这两兄弟趁我们不
注意的时候,竟然拿十个针狠狠的扎进我孩子的肌肤里,看不到伤口。害的孩子
哇哇大哭,一直找不到原因,后来到了医院才发现那些钢针,再晚一步恐怕都渗
到五脏六腑了,小命就不保了。这就是你和郝老头生的好儿子。」阴赢最后一句
哭着喊出来。

  这下,李萱诗彻底愣住了,没想到这两兄弟会做出这么出格的事情来,如果
再继续放任下去,他们的人生就彻底毁了。老郝啊,老郝这就是你给你儿子带来
的榜样,害了自己不说,还祸害了子孙。

  李萱诗又好好打量了一番这个儿媳,其实早就觉察这个阴赢有问题,却一直
没有好好正视她,这个儿媳并不想颖颖那般柔顺,根本不把这个婆婆放在眼里。

  「赢赢有话,好好说,别伤了和气。若没有我,你们一大家的开支怎么支撑
下去?」李萱诗温和中带着威胁。

  「呵呵,且不说你那郝老公留下的财产,我也不是坐吃山空,自有自己的出
路,不牢你的挂心。」阴赢针锋相对。

  现在她知道对于阴赢说什么好话也无济于事,不过还是向阴赢孩子受伤之事
道歉,以退为进以免局面不可收拾。

  李萱诗离开了郝家,带着何晓月来到了郝江化以前的故处,当年郝江化为发
达之后为显示自己恋旧,又从别人手中将这两套旧房子买了下来。

  土墙长年失修,到处都是豁口,两扇木门破烂不堪,已经不能关严。李萱诗
推开门,木门发出吱吱的磨损声,院内长满了杂草,一个大磨盘斜靠在角落里。
推开堂屋门,只见里面漆黑一片,转身走向卧室,只见两兄弟挤在床上睡觉,裹
着一个烂套子的棉被,不时瑟瑟发抖。

  李萱诗看着非常心痛,于是轻轻叫起二人。这两兄弟睁开疲惫的双眼,看到
自己的母亲,哇的一声哭了起来,极尽吃奶之劲,哭的真是昏天暗地,泪水、口
水流了满身。除了哭,这两人小嘴很巧像极了郝小天,道尽了口水,把自己的过
错淡化,把别人的放错放大,显得委屈至极。

  李萱诗看着眼睛也红了,心疼不已,打算带他们回城里,亲自教导他们,试
图改变他们的习性。

  有一句话3岁看大7岁看老。非但没有改好他们,反而放大了他们的恶,给
自己带来无尽的麻烦。

  李萱诗带着这两兄弟来到了城市,没敢带到自己的别墅,先是安置在不远处
的出租屋里,同时警告何晓月不得透露风声。

  晚上,李萱诗安顿好两兄弟后,留下一些钱财,与何晓月一起走了。来到别
墅后,李萱诗亲手下厨,为大家准备晚饭。饭桌上,李萱诗以茶代酒向何坤敬酒,
聊了以前许多见面时想说又没说的话。何坤第一次尝到李萱诗做的饭菜,心里已
非常感动,再加上心中的女神对他温言细语,态度暧昧可亲,让他受宠若惊,愿
意为女神付出一切。

  李萱诗为郝萱添加着菜,拉着郝萱的手:「哎,萱儿。咱们在这里好吃好喝,
也知道你那几个弟弟怎么样了?天气那么冷,作为母亲却不能在身边照看,真是
愧作母亲。」说完,垂了几点眼泪。郝萱虽然和那几个兄弟关系不和睦,有时还
因为一些事情争论,可是作为他们的姐姐,自己也不能眼睁睁看着母亲落泪、兄
弟受苦。

  何晓月在李萱诗的暗示下,提出可以将那几个兄弟接过来,只要好生看着也
不会出现什么乱子。郝萱和何坤虽然感觉不妥但是也没有异议。

  一日,李萱诗来到了TheAvengers公司,开车来到大门前,亮明
身份后还是被保安拦住,必须按照规章制度,边给王诗芸打电话边在门口等待。

  除她之外,还有一辆豪车在门口等待,不时的朝李萱诗她们看。过了一会儿,
保安才放她们进去。

  李萱诗一条美腿迈出汽车,闲庭信步观察着这个公司,这个公司的建筑确实
与自己公司的大不相同,看上去更像一个公园,草坪随处可见,竟然还有The
Avengers雕塑栩栩如生,大楼整体流线型造型,内部采用智能系统,合
理控温,灯光,空气湿度等。

  这帮人如影随形,与李萱诗她们一起走进电梯,按上同一层电梯。见李萱诗
谈吐不凡、气质优雅、身份地位不俗,与她套近乎,一路上谈笑风生。
本页关键词:撸撸你妹,撸一撸,我要撸一撸,俺去也,淫淫网,狠狠撸,日日撸,俺要撸,狠狠撸,天天撸一撸,撸你妹,撸一撸影视 - 撸一撸

↑[返回顶部]↑